首頁>> 新聞中心

南京出臺修繕新規保護古建筑
2016/1/28


南京市文廣新局相關人士就相關規定解讀說:“磚混結構——如南京民國建筑、磚木結構——如南京老城南清末民居,都將全面禁止使用落架大修。而年頭再早的純木結構建筑,只有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才能使用落架。”

  什么叫“別無選擇”呢?該人士表示,就是“這房子倒得差不多了,或者使用別的方法無法挽救建筑基本的結構安全。”《辦法》實施后,文物部門會審核方案,嚴格控制落架大修的使用。

  對于“落架”,《辦法》這樣定義:“即全部或局部拆落木構架,對殘損構件或殘損點逐個進行修整,更換殘損嚴重的構件,再重新安裝,并在安裝時進行整體加固。”之所以被束之高閣,因為落架在實際操作中會影響甚至損壞文物建筑的歷史風貌。《辦法》出臺,意味著涉及文物的老城保護工程,將從以往的“粗放作業”轉為“精雕細琢”。文保專家認為,新規對留住老南京風貌具有關鍵意義。南京從此有望杜絕那些“看起來很新的老房子”再出現。

  “變味”的落架大修:最后拼出“假古董”

  南京一位古建修復專家告訴記者,“落架大修”把文物建筑的框架拆卸后,再重新組裝。這個過程中,建設單位很可能為了趕工期,不會嚴格按照建筑原貌恢復;另一方面,由于一些老工藝復雜,現代技術很難復制,“落架”在客觀上也會影響歷史風貌。“這一拆一裝之間,味道就變了。”

  2010年度中國文化遺產保護年度杰出人物、南京大學副教授姚遠則直言,在一些老城改造工程中,有的地方往往以“落架大修”為名,實際是拆除重建,出現“以維修之名、行拆除之實”的現象,“最后拼出來的就是一個假古董。”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也曾經公開反對落架大修——“故宮的文物建筑修繕要最大限度地保留歷史信息,不改變文物原狀,還要進行傳統工藝的傳承,提升古建筑修繕質量,未來將不再進行落架大修。”

  速度慢、成本高,卻能留住南京的老味道

  在南京老城南的莫愁路、朱狀元巷路口,一座清代古民居處于圍擋之中,揚子晚報記者看到,十幾名工人小心翼翼走在木質的梁柱間,搬運著精巧的木構件。南京市級文保單位——朱狀元巷清代建筑的修繕工程從今年8月份開始,截至目前已經開工了近4個月還沒有完工。這一次修繕采用的“揭頂修復”的方式,剔除、替換腐爛部分并進行白蟻防治。而保護方案制作時,建設方曾提出“落架大修”,被文物部門當即否決。“因為評審專家們認為,對老宅進行落架大修變化太大,要求采取其他方案,盡量保持文物原樣。”南京市文廣新局相關人士說,不落架就是保存了古建筑的規制,避免出現“修得太新”。一位古建修復專家向記者估算,“朱狀元巷清代建筑這種體量的房子,如果落架大修,1個多月就能完工。同時,工程成本也會便宜很多,體量越大的古建,落架大修也就相對越廉價。不過與此同時,古建筑所包含的歷史信息很可能丟失殆盡。”

  雖然《辦法》2016年才正式實施,但2015年南京一些文物修繕工程已經開始遵照新規中的要求實施。姚遠認為,新規對于保護、傳承老城南的歷史建筑、留住老南京的歷史風貌具有關鍵的意義。

  老城改造不能簡單推倒重來

  從“政府包辦”到和居民商量著辦

  不僅是單體老建筑的修繕,在更大范圍的歷史街區和風貌區的保護上,南京的操作思路也在不斷更迭。經歷了歷次爭論和風波后,南京老城南的改造放慢了步伐。最近,城南“小西湖片區”改造還未啟動,但圍繞這一片區怎么改卻成了一項公共議題。南京市規劃局和秦淮區政府邀請在寧三所高校規劃建筑專業的志愿者,用兩個月的時間走家串戶去調研,與原住民一起商談如何修繕這一片區。這一做法在南京尚屬首次。

  南京市規劃局城中分局局長呂曉寧說,小西湖的這次試點是真正尊重居民的意見,讓群眾參與進來了。這些規劃建筑專業的志愿者們有一定的專業功底,但思維不受約束,可以大膽去試,在這一個過程中喚醒了很多人,可以促成多方的合作。

 



地址:南京市雨花臺區雨花西路9號 郵編:210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025-52389103 傳真:025-52389103


版權所有:南京谷西文物古建園林有限公司

在線客服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手機號碼:13901595972
儿童五子棋的简单玩法